www.9778.com

欢迎访问9778澳门威尼斯人官方网站
把握时代特征 推进国企高质量发展

发表时间:2019-06-21 15:08:45浏览:

打造时代国有企业,让国有企业“跟上时代”“在时代里”,以此实现国有企业的高质量发展,是新时代国有企业面临的重大抉择。

打造时代国有企业,一是从生产关系视角推进,二是从生产力的视角推进。两者融合推进,这是推进国有企业改革“系统性、整体性和协同性”的根本要求。基于“竞争中性”“所有制中立”理念,基于“生产力优先标准”,基于国有企业“转型升级”要求,基于国有企业“做强做优做大”思路。国有企业首先是企业,国有企业必须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导向运行。因此,从生产力的视角,按照时代特征要求重构现代国有企业成为客观必然。

按照融合发展思想

推进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

当今社会,融合发展成为时代特征。例如,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融合,工业化和信息化的融合,实体经济和金融的融合,线上和线下的融合,一二三次产业的融合,军民融合发展,等等。目前正在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,即“混改”,其实质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产权方面的融合。今后,根据大融合、广义融合的思想,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可在更大范围、更多方面实行深度融合。通过深度融合,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可以“取长补短、相互促进、共同发展”。

按此理念,除产权融合外,首当其冲的是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产业融合。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,在宏观布局上,大家着重解决了国有经济整体“有进有退”问题,即国有经济的战略性布局;今后,在微观业务上,大家应该着重解决国有企业内部“有进有出”问题,即国有企业自身的产业结构优化配置问题。

过去,产业就是产业(指一二三次产业)。随着分工深化细化,部门成为产业,产品成为产业,部件成为产业,区段成为产业,环节成为产业。例如,组装、包装、配送、维修这些区段、环节成为产业,即小区段大产业、小环节大产业。作为国有企业,其深化细化产业可分为两大板块:一是优势产业板块,二是非优势产业板块。对于优势产业板块,通过打造网络、平台,把全社会这一领域的产业板块集中过来,即将国有企业的优势产业板块为全社会所“共享”;对于非优势产业板块,通过打造网络、平台,向全社会这一领域的最佳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实现“众包”,国有企业以此利用全社会范围的最优资源寻求发展。这里,如果国有企业内部产业进、出和民营企业内部产业出、进深度配置成功,可将两者产业融为一体,由此可以最大限度提高资源配置效率。这样,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合发展,即从产权融合进一步拓展到了产业融合。

按照共享经济思想

推进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

当今时代,共享经济成为时代特征。即:从过去以追求所有权为核心的经济体系,转向现在以追求使用权为核心的经济体系。以汽车为例,追求所有权的成本可概括为“四高”:购置成本很高、使用成本很高、闲置成本很高、机会成本很高;而追求使用权的成本可概括为“三零一低”:购置成本为零、使用成本很低(碎片化支付)、闲置成本为零、机会成本为零。总之,共享经济可在更大范围、更高层次、更深程度上推动各类要素资源开放、协同,旨在最大限度优化资源配置方式、提高资源配置效率。

共享经济,从共享生产到共享消费,从共享有形产品到共享无形产品。包括:共享物品、共享出行、共享服务、共享空间、共享医疗、共享教育、共享时间、共享组织。总之,可谓共享一切。

这里,特别提出“共享组织”问题。当前,组织资源成为国有企业最大闲置资源。尤其是职能部门,诸如战略规划部、投资融资部、财务会计部、人力资源部、教育培训部、审计监察部等,作为国有企业的最大资源集中之地,不仅大量闲置浪费,甚至产生内耗。以人力资源部为例,搞得好了,某一国有企业的人力资源部可为全社会提供服务;搞得不好,全社会都是某一国有企业的人力资源部。即国有企业人力资源部门无论全社会“共享”或是全社会“众包”,都能降低成本、提高收益。其他职能部门也是如此。这样一来,同业务部门获取收益一样,职能部门通过企业化、市场化、平台化、网络化同样可以获取收益。比较而言,国有企业的职能部门比业务部门在某种程度上更具竞争优势。由此可见,在新时代突出国有企业职能部门“社会共享”是其关键所在。

按照价值共创思想

推进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

当今社会,价值共创成为时代特征。过去,倡导顾客概念,顾客是企业的购买者、消费者,处于企业外部,企业与顾客间是一次性的交易关系;现在,倡导用户概念,用户是企业的合编辑、生产者,进入企业内部,企业与用户间是连续性的交互关系。国内领航企业,已将企业用户一体化,内部外部一体化,包括:创新来自用户、资金来自用户、制作来自用户、销售来自用户、定价来自用户、管理来自用户、薪酬来自用户、思想来自用户。目前看来,用户作为一种战略性资源融入企业,其融入程度可有三种:用户参与企业、用户引导企业、用户主导企业,最终形成企业、用户价值共创。

企业、用户价值共创,实为企业价值创造活动的“部分社会化”。在实践中,还产生了企业、社会价值共创,即把大量社会创客变为企业在线员工,由此实现企业价值创造活动的“完全社会化”。例如海尔,一方面把在职员工变为企业创客,人人成为创客;另一方面把社会创客变为在线员工,或称U盘式员工,即需即插,即插即用。

目前看来,国有企业大多还处在“单价值创造”阶段,即单纯依赖企业员工创造企业价值。今后,一是转向“双价值创造”阶段,即不仅依赖员工而且依赖用户,实现企业、用户价值共创;二是转向“多价值创造”阶段,即把“社会创客”同样纳入国有企业价值创造活动之中,由此实现国有企业价值创造的“完全社会化”,最终将国有企业改造成为“思想众智、资金众筹、业务众包、企业众创”,以此跟上时代发展、引领时代发展。

按照生态系统思想

推进国有企业高质量发展

当今社会,把企业打造成商业生态系统成为时代要求。无论融合发展、共享经济,还是价值共创,其最终都致力于打造商业生态系统。因此,向商业生态系统演进,是国有企业“组织架构、运营模式、经营机制”演化的不二选择。

过去,产业组织和企业组织分离;现在,随着部门、产品、部件、区段、环节成为产业,产业组织和企业组织融合,尽管国有企业“做强做优做大”目标不变,但是路径不一样了。过去,就国有企业做国有企业,把外部内部化,重心在内部;现在,跳出国有企业做国有企业,把内部外部化,重心在外部。也就是说,国有企业组织架构发生了从母子企业体制向商业生态系统的转型。作为商业生态系统的组织架构,其典型特征是:内外部一体化,“四小四大结构”:小实体大虚拟、小规模大网络、小核心大外围、小脑袋大身子,可从旧的“大一统结构”之大变为新的“模块化结构”之大,即在“更强更优”基础上变得“更大”。

国有企业成为商业生态系统,基于外部共建、共生、共享、共荣,与外部进行能量交换,包括能量输出、能量输入。国有企业之所以要和外部共建、共生、共享、共荣组建商业生态系统,这是因为,以互联网、物联网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区块链、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技术群的出现,导致外部交易成本(包括搜索成本、信任成本、签约成本、履约成本等)大大降低,特别是虚拟空间的出现,导致了“零时间、零距离、零成本、无边界”的连接,这样一来,以外部为重心重构国有企业成为一种必然选择。

作为商业生态系统的国有企业可有如下若干特征:做大做小融为一体,有界无界融为一体;社会企业融为一体,内部外部融为一体;市场企业融为一体,契约产权融为一体;分工整合融为一体,独立联合融为一体;线上线下融为一体,虚拟实体融为一体;自转他转融为一体,静态动态融为一体。

综上所述,只有按照以上四大“时代特征”重构国有企业,国有企业才能“跟上时代”“在时代里”。这里,推进国有企业与新时代相匹配的高质量发展大局。这是因为,高质量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本。(李海舰)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